首页 »

中资公司岗位在非洲有多受欢迎?

2019/9/11 20:11:14

中资公司岗位在非洲有多受欢迎?

政知见采访了多位在非洲中资公司工作的非洲人、去过非洲工作的中国人、在中国留学的非洲人等等。

每一个故事都有动人之处,今天特别挑选了三位普通人的故事,他们都是中非关系发展的见证者。

哈克姆:从出租车司机到中企高管

2018年是阿尔及利亚人哈克姆在当地中资企业工作的第12个年头。而2006年之前,他的职业还是一名出租车司机。

“2006年时,命运让我遇到一群中国人。” 哈克姆说,当时有两位前往阿尔及尔开创业务的中国人聘请他做司机,并辅助他们完成一些行政手续。

热情的哈克姆不仅仅充当司机,还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

六个月后,中方工作人员完成了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中标段项目部的成立筹备工作。让哈克姆感到意外的是,中方的一位领导正式邀请他加盟公司,从此他从出租车司机变成了一位中资公司的雇员。

12年中,他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逐步晋升为阿籍人力资源主管,负责对阿籍员工从进入公司第一天到离职的全过程管理。

采访中,哈克姆时常会对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流露出对这份工作的珍惜。他表示,除了利用公司提供的培训机会,他还会自己花钱去参加一些培训学习。

哈克姆表示,中资企业的工作岗位在阿尔及利亚非常受欢迎。和中国人在一起工作事情不多、办公条件好、从不拖欠工资是人们的主要印象。

这份工作让哈克姆去年在当地买了一套三居室的住房,虽然还有贷款,但因为收入稳定,不久就可以还清。如果还在做出租车司机,买房子很难实现。

吕富靖:没感染埃博拉是幸运

从非洲回来两年半,北京友谊医院消化中心吕富靖在谈到经历过的那场埃博拉疫情时,也会感慨自己曾经可能也与死神擦肩而过。

2014年3月,西非国家几内亚发现了首例埃博拉出血热病例并迅速传播,短时间内造成数千人死亡。4个月之后,由北京友谊医院组建的中国第24批援几内亚医疗队抵达几内亚,吕富靖就是医疗队19名成员之一。

在他们到达之前,由医疗队援助的中几友好医院,已经有9名医务人员感染埃博拉,其中6名死亡,医院的个别科室已经无法正常运转。

作为消化科内镜专家,吕富靖是被几内亚“点名”需要的专业技术人员。那里的内镜设备陈旧,技术水平落后,全国只有极少数的医院可以开展内镜检查,且均不能进行镜下治疗工作。

中几友好医院里只有一条上世纪80年代的纤维内窥胃镜,本院的内镜医生杰塔,也只能从事最基本的胃镜检查工作。

在埃博拉肆虐的疫区,消化道内镜检查属于非常“高危”风险的操作,由于没有配备内镜外接显示器,检查过程中,医生的面部必须要紧密贴近内镜的目镜,患者的体液甚至血液就很容易通过吸引孔道溅到医生的面部或口、鼻、眼黏膜,即便戴了口罩、眼罩和手套也不足以防护埃博拉。

“我应该是幸运的,做了这么多内镜检查幸运没有被感染,也许是没有遇到埃博拉病人,也许是接触了,没有被感染,在不知不觉中可能死神已擦肩而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挺后怕的。”吕富靖说。

努阿里:今年我又换了一辆新车

今年是努阿里在北京建工集团国际工程公司毛里求斯分公司工作的第十四个年头。十四年间,他从一名普通的劳务工人变成了公司项目部的中层管理人员,结婚生子,买了一栋房子,还换了三辆车子。

2004年6月,努阿里刚到东南公路项目的时候只有26岁,凭借踏实肯干,他被提拔为工长。

公路工程施工前期涉及大量原有构造物拆迁工程、电力供水改线工程等,需要联系和协调的部门十分繁杂,中方协调员工作难度高,责任大,各种关系一旦把控不当、处理不好,将影响到项目施工的进展。

项目部的中方管理人员发现了努阿里的另一项优势,他是当地人,有一定文化基础,还在工地上有工作经验。

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努阿里便开始承担外部协调工作,几乎每天都穿梭在各个部门之间,紧密地跟进每一个工作任务。

不止是对外联络,还有内部协调。在11.5公里公路项目施工期间,项目部雇佣了大批当地员工。每每发生劳资纠纷时,都是努阿里来处理,三年施工期内,共计使用当地劳动力超过150人,没有发生过一起因劳资纠纷而影响工程施工的事件。

现在,努阿里已经是一名中资企业的资深员工,专门负责处理公司与毛里求斯政府部门及监理的协调事务。

谈起自己的工作经历,他很开心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且,不止是他自己的生活,毛里求斯的面貌也在发生变化。

努阿里告诉政知见,北京建工在毛里求斯实施的一些项目,都是民生工程,极大改善了他们的生活,“比如,自从11.5公里高速公路通车,从我家去岛北的时间都大大缩短了。”